您当前的位置:青海长安网 > 今日播报

荣誉属于所有可可西里

发布时间2021-01-08  来源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孙春妍

“传承好可可西里坚守精神,守护好这片高原净土,保护好野生动物的家园。” ——可可西里管理局索南达杰保护站站长赵新录

讲述人:可可西里管理局索南达杰保护站站长 赵新录

2020年11月24日,注定是个难忘的日子。

今天,我再次走进人民大会堂,参加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捧回了全国先进工作者的荣誉。虽说上台领奖的人是我,但是我觉得这个荣誉属于所有可可西里人。

1996年12月,我从部队退伍后主动申请加入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巡山队,肩负起了保护藏羚羊、保护中华水塔的神圣使命,在基层一线一干就是23年。这些年,我先后荣获“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全国林业系统先进工作者”“可可西里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先进个人”等光荣称号。今天是我第3次走进人民大会堂接受表彰,内心依然免不了激动紧张。

可可西里的面积是4.5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是世界上除南北极之外最大的一片无人区。高峻、寒冷、荒凉、辽阔以及人迹罕至是它基本的特征。这里的含氧量不足平原地区一半,被称为生命的禁区。任何个人置身于可可西里都显得微不足道,更不用说有何作为。因此,这些年来获得的这些荣誉,都是和兄弟们一起干出来的,这些荣誉不是属于我一个人,而是属于所有可可西里人。

赵新录照顾救助的藏羚羊。赵新录 供图

还记得我刚到可可西里时,“盗采”“盗猎”猖獗。我以为面对的危险就是与盗猎盗采分子对峙,没想到第一次巡山面临的危险竟是高寒缺氧。

可可西里是一望无际的茫茫戈壁。在这里每走一步都要大口喘气,拼命呼吸,之后不停流鼻血。因为没有合适的药,我们只能放缓前进的步伐,等身体情况有所好转再继续前行,每天都是一点一点往前走。

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选择的这条路是一条不寻常的路,是一条布满荆棘的路,军人的热血和男儿的担当告诉我,这条路我要一直走下去。

果不其然,一次在可可西里巡山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个盗猎藏羚羊的团伙,抓捕后审问得知,不远处还有一个团伙,已经猎杀了不少藏羚羊。留下看守人员后,我和其他三名队员第一时间赶往盗猎分子出没的地方。

到达指定地方后,我们看到地上晾晒着几十张藏羚羊皮,有人在车里听歌,有人在处理藏羚羊肉。内心的愤怒冲昏了我的理智,立马冲上前去,想将他们绳之以法。

盗猎分子看到我冲上来,想都没想就四散奔逃。我盯紧一个目标,在5000米海拔的戈壁滩上上演了一场生死追逐,抓到最后一个人时,不论是盗猎分子还是我,都因为缺氧而逐渐失去力气,我感觉我的呼吸都带着血腥味。

长期保护藏羚羊,我们对藏羚羊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对于刚出生就失去母亲的藏羚羊幼崽,宁可自己不吃不喝,也不能饿着它们,哪怕牺牲生命,也要坚决保护它们。

卓乃湖保护站是季节性保护站,每年藏羚羊迁徙、产仔、回迁的时候才有队员驻守。有一次,我和队友虎子到卓乃湖保护站值守,我们先后救助了7只小藏羚羊,它们没有奶吃,我们就把干粮给他们吃,那几天我们两个也就吃点挂面、方便面、饼子。为了节省食物,我们两个每人每天吃两袋方便面,加上嗷嗷待哺的7只小藏羚羊,食物很快就吃完了。看着仅剩的两块饼子、两袋方便面、两袋麦片,我和虎子决定将7只小藏羚羊送到索南达杰保护站的救助中心。

当天晚上,我听见虎子做梦在骂我,我推醒了他,问他怎么回事。虎子揉着眼睛,不好意思地跟我说,我梦见你把一块饼子送给别人。我听完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二天早晨,我俩简单吃了点早饭,带着7只小藏羚羊往外走。但是出山的路上并不顺利。奔波了七个多小时,眼看着快到公路了,车陷进了一片烂泥地。我俩只好在大雨中饿着肚子挖车。这时候车上的7只小藏羚羊又冷又饿,嗷嗷待哺的叫声让人非常难受。

我们把仅剩的两小袋麦片放到暖瓶里泡开喂给它们,小羊暂时安静一些。我俩抓紧时间,一点一点挖,车子在泥巴里挪行。十公里的路程,我们走了整整两天,终于将7只小藏羚羊平安送到了救助站。

可可西里管理局索南达杰保护站站长赵新录和队友一起照顾救助的藏羚羊。

在可可西里,战胜恶劣的自然环境仅仅是个开头。闯入这里的不法分子都是些亡命徒,手段毒辣,凶残无比。每一次巡山对于队员们来说,除了要面对极度的寒冷和缺氧外,更要面对那些毫无人性的盗猎分子。

有一次我们发现了一个9人的盗猎团伙,他们每个人都有一把小口径步枪,我们五个人只有一把枪。

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人的反应会变得迟钝,我们决定先发制人,没等盗猎分子反应过来,就制服了带头人,其他人被迫束手就擒。等我们把枪抢过来一看,才感到后怕。他们枪里的子弹都已经上膛,如果我们稍有疏忽,后果不堪设想。

这些年,兄弟们互相扶持,才一路走到了今天,可可西里也才成为高原的一片净土,藏羚羊得以安全无虞生存。今天所获得的这些荣誉,属于可可西里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