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青海长安网 > 今日播报

我在核查中心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9-07-04  来源西宁市公安局  责任编辑荆栩琳

      编者按:

    前段时间,根据工作需要,我与其他5名同志组成采访小组,前往西宁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项行动组线索核查中心进行采访。

    从我踏入核查中心的那一刻起,我立即被这里的一种气氛所感染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采访中,我们几乎每时每刻都被感动着。我们究竟是被什么所感动?采访组的几个人都有这样的疑问。而这个疑问一直持续到了采访结束的那一天。

    现在回想起那几天见到的人和事,依旧历历在目。可是由于一些原因,许多的人和事不能直接展现读者面前。那么就将我们几人这些天的一点粗浅的感想和读者朋友分享一下吧。

    需要说明的是,文中人物因为工作原因均为化名,但发生的事是真实的,我们的情感也是真实的。相信参与过这项工作的战友一看就能认出是谁,并且可以理解作者的苦衷。

    谨以此文,献给战斗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一线的公安民警,我亲爱的战友。


我在核查中心的日子

主笔/陈宁  采编/刘金凤 赵焕焕 李文娟 马博 石永强

      2019年6月16日 星期日  多云

      今天接到通知,将前往西宁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项行动组线索核查中心进行采访。

      这是一个就算是公安局内部来说也略显神秘的地方。不仅工作内容神秘,就连工作地点也比较神秘。虽然我也是警察,但是我对这里的一切可以说是知之甚少。我只知道,自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全局上下严阵以待。不仅从各警种、各单位抽调了最精干的警力投入到线索核查工作中,并且后勤保障也达到了近年来各项工作中较高的层级,在协作配合上各单位、各部门更是一路绿灯、优先保障……

      那么,明天开始我将会看到些什么?听到些什么呢?想来,应该可以看到很多轰轰烈烈的场景,或者是能够亲身体验一把那种惊心动魄的事件吧。

      期待……


      2019年6月17日 星期一  多云

      今天的采访结束了,总体感受是:和我之前想的不太一样。原以为来到这里一定会看到一幅热火朝天的景象——办公区里人来人往,每个人都面色凝重,脚步匆匆,每张桌子前一定会挤满了人,堆满了案卷……

可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各种图景却被现实逐个击破:当我走进线索核查中心的主要办公区域,没有看到想象中的熙熙攘攘,反而是一片寂静。这里有点像军队的作战指挥中心,长条的桌子一排一排摆放,桌子上面根据工作内容不同,分区域整齐摆放着一排排电脑、案卷、书籍等物品。整个办公区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些民警在埋头工作,偶尔会相互低声交谈几句。整个空间唯一能听到的只有敲击键盘的“啪啪”声。

      “人都到哪里去了?”我的心里充满了疑问。全局上下可是抽调了100多名精干警力啊,就算不能全在这里,至少不该是眼前的这一幅景象吧。“大多数人都出去了。”办公区的一位老民警看出了我的疑问,小声对我说:“白天,大多数民警都去核查线索了,留下来的民警还有一部分在抓紧时间休息。到了晚上,特别是晚上12点以后你来看吧,这里就热闹了。”

      果然,到了晚上9点,人渐渐多了起来。有的几个人挤在一台电脑前为了一篇材料而指指点点;有的三五个人围在一起不停地争论案情;还有的一进门什么也不顾,直接冲到堆放食品的角落,随意撕开一小包饼干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到了夜里12点左右,这里真的如那位老民警所说的像个“菜市场”。有讨论案卷的,有汇报工作的,还有等待新任务的。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了凌晨3点,人们才逐渐离开。那位老民警看了看表后告诉我:“今天算比较早的,前一段时间几乎是通宵达旦。”

      作为刑警,通宵加班应该是常有的事,但是像这样几乎没有喘息的连续作战,就算是最资深的老刑警恐怕也没有遇到过。而这样的日子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那么,就祝战友们一切安好吧。

 

      2019年6月18日 星期二 小雨

      昨晚跟着民警们一起到了深夜,今天一觉醒来感觉头昏昏沉沉的,好像有点着凉。到了办公区便四处打听,看谁有感冒药。这一问,却把我吓了一跳。

      带药的人不是少数。得知我病了,不少民警都纷纷从自己的包里掏出药递给我。可我从他们的包里还看到了许多其他的药瓶子。

      连续超强度的工作,让不少同志的身体都出现了一些不大不小的问题——有的手脚出现脱皮,有的口舌上火生疮,头疼脑热、跌打扭伤更是家常便饭。于是,民警们的包里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药:有补充维生素的,有清热败火的,有消炎止痛,有活血化瘀的。那些长期服药的老病号更是不在话下。

有一个53岁的老民警,随时带着速效救心丸和丹参滴丸,身边常备氧气瓶。我问他,说没事。问了别人才知道,原来他的心脏不太好,原本要去外地治疗,但是工作任务重走不开,便主动向单位申请,等工作缓一缓再去。

      有一个中年民警,原本血糖就比较高,平时的胰岛素需要注射18个单位。而在这里工作的这一段时间,由于生活作息被严重打乱,胰岛素注射剂量直接飙升到24个单位,更重要的是,组近一两天他的药断了。我问他,为何不回去拿药,顺便休息一下?他说,不行,万一有案子过来需要审核怎么办?药,家人晚上会送过来。

      到底是工作重要,还是自己的身体重要呢?他们的选择是工作。

      这样的选择,值得吗?

 

      2019年6月19日 星期三 晴

      这个小子真可爱。

      今天一进核查中心的大门,就被材料组的小王拉到一边。他朝着趴在电脑前的小侯努了努嘴说:“这家伙挨批了,正生闷气呢。你可别去招惹他。”

      作为挨批专业户,这方面我可是挺有经验的,所以我打算去安慰一下小侯。方法大体是说几句宽心话,再听听他发发牢骚,最后一起吐一吐领导的槽。等他出了这口气,也就好了。

      可我没想到,小侯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怎么这么笨!连这么个明显的问题都看不出来,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你说,你说……一边叹气,还一边直摇头。

      看着他气鼓鼓的样子,我突然笑了出来。

      小李告诉我,前几天工作最繁忙的时候,大家的压力都比较大,都很急躁。有一天,他和小侯因为一点小事拌了几句嘴。到了晚上,小侯却主动过来道歉,而且言辞十分诚恳,充分使用了“批评和自我批评”。看到那个模样,让人一点都气不起来,现在两个人成了非常好的朋友。

      唉,这个小子……

 

      2019年6月20日 星期四 中雨

      今天的心情很沉重。

      雨下了整整一天。而我也跟着线索核查组的同志在外面跑了一整天。而结果,却是没有结果。该找到的人虽然经过千辛万苦找到了,但对方却闭口不言。组长只好决定先回去,再想办法。

      回去的路上,组长接了一个电话,匆匆说了几句之后便挂断了,不过从他的言语间我判断应该是家中妻子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当年孩子中考的时候他就因为外出办案没有顾上。今年孩子高考,他又在外办案。“如果今天的线索有了结果,也算有个交代。可是你看……”说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明白他这一刻的心情。工作上没有结果,孩子最重要的时刻也没能陪在身边。亲情和事业的双重缺失,作为一个男人,他没法给自己一个交代。

      同组小李今天的穿法很让我奇怪。他一只脚穿着运动鞋,另一只脚穿着拖鞋。我问他,这是什么新潮穿法?一旁的老郭告诉我,小李的一只脚在前几天抓捕的时候扭伤了。看着他一瘸一拐走路的样子,我问他,为什么不请假休息几天呢?他只笑着说,走不开啊。老郭说,小伙子脚指头肿的连鞋都穿不进去,可他连吭都没吭一声。就这样硬是一脚球鞋一脚拖鞋的,没有耽误任何工作。组里让他休息,他却每次都按时集合,从不掉队。

      如果他的亲人看到这一幕该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再说说老郭。老郭虽然在组里年龄最大,但是干劲却让每一个同志都佩服。无论是外出核查线索,还是回来撰写案情报告,他都是冲锋在前。用组里其他同志的话说:“有老郭在,我们心里有底。”组长告诉我,老郭前几天回家一趟,换了一套衣服,却发现腰带变松了,只好将腰带剪去了大约一寸,才堪堪扣到最后一个口子上。听到这,我看了看老郭本就骨瘦如柴的身体,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老郭听到这些到只是笑了笑。他说,这么多天下来,走的路多了,体重自然就轻了,倒是手中的公文包越来越重了。

      我看了看老郭手里的公文包。我知道这里面装的都是案件材料。不过经过几天的采访,我似乎觉得,这里面的分量不仅是纸张的重量。

 

      2019年6月21日 星期五 阴转小雨

      今天,是此次采访活动的最后一天。

      来之前,单位领导对我说:“你去感受感受,那里有很多事情令人感动的事情。”回忆一下几天的采访过程,我很想记录下一些轰轰烈烈的事件,又或者是惊心动魄的场景。可是最终在我脑海中留下的却是那位老民警的两个药瓶,年轻民警一瘸一拐穿着拖鞋的脚,组长那无奈的目光,当然还有那个重甸甸的公文包……

      这是责任吗?是的,这当然是责任。可是仅仅只是责任吗?

      当我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想到的是向单位请假;当我受到一点点委屈的时候,免不了要发几句牢骚;当我连续加班几天的时候,总想着偷偷溜回家一趟。可是这些“人之常情”在这里竟然统统看不到、听不到。我分明感到有一种特别的气质流淌在这个团队之中。

      突然想起习近平总书记说过的那句话:“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我愿意做到一个‘无我’的状态,为中国的发展奉献自己。”

      对了,就是“无我”。

      采访行程结束了,明天我就将要离开这里回去,而我的战友们还将继续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