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青海长安网 > 今日播报

十年,续写春天的故事 ——追忆全国公安一级英模拉玛才旦

发布时间2018-06-07  来源青海公安  责任编辑荆栩琳

  整整过去十年了,那年追悼会上没能送你最后一程的女儿已经17岁了,那幅沾着血迹的《春天》里扎着马尾向着阳光微笑的小姑娘现如今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十年间,我们在续着《春天》的故事。

拉玛才旦(左一)

  第一次穿上警服,是在1997年11月,那年你22岁。从达日县草原站调到公安局,你开心极了。“哪个好男儿不想穿这身衣服”,你摸着身上崭新的警服,暗暗下定决心,要好好干。

  任所长时,吉迈派出所被州公安局评为全州样板派出所。受到上级嘉奖时,你总是谦虚,“都是职责内的事,实在不值得表扬”。2007年被评为“十佳业务能手”,你还推辞,“哪里轮的到我,局里的同事都是业务能手”。你侦破的大案、要案达数十起,抓获违法犯罪人员几十名,你曾获个人三等功两次,为创建“平安达日”“和谐牧区”贡献了自己的力量。一次一次,大家都在赞叹,“像这样踏实的年轻人真是不多见”。

  你总是早上班、晚下班,忽略休息、不分昼夜地工作,即使因为不规律的饮食,积劳成疾,患上了肠胃疾病,却仍在病情发作时,忍痛战斗在侦查破案第一线。你一心扑在工作上,女儿总说你“把所当家住,把家当旅社”。“如果能牺牲我一个人的小家,换来所有人的小家的平安,我愿意。”说完这句话,你又埋头在卷宗里。还记得吗?那天小姑娘在电话里埋怨似的说:“阿爸你再不来看我,我就不认识你了。”每每听同事讲到这儿,我总会鼻头一酸,然后回想小姑娘当时的模样,一脸稚气,眨巴着大眼睛,每天都在巴巴地盼着“阿爸”来看她,然后用熟悉的大手抱起她,将她高高抛起,发出咯咯的笑声。

  任吉迈派出所所长期间,你提出了派出所工作的“十个统一”,警容风纪“四个严禁”、办公纪律“五个不准”、礼节礼貌“五个一律”和内部管理“五规范五做到”。警局生活不是时常井井有条的,事情一多,难免出错,事情一少,不觉有些懒散。你看在眼里,琢磨着完善等级化管理,制定了考核标准。检查、考核、评定等次,严格兑现奖惩,大伙的工作干劲上来了。

  2008年元月份以来,达日县发生了重度雪灾,桑日麻乡牧民被困,缺衣少粮,严重冻伤。你和华多局长,带了粮食、燃料和衣物,立即前往桑日麻乡进行救助。路面上,积雪厚度达20厘米以上,车子经常被陷住,你担心被困牧民的身体情况,带头下车用铁锹挖雪,甚至将自己的衣服铺在车轮子下面,就这样一边走,一边挖雪,终于,14名被大雪封困的牧民得到救助,脱离了危险,而你,却因为这一夜,双脚被严重冻伤,被救的牧民感动地抱着你不停道谢,而你,却只是笑笑,说“应该的”。

  达日县上红科乡发生“3·21”打砸案发后,你救助牧民时的冻伤还未痊愈。当得知组织抽调民警时,你主动找局领导说“我曾在上、下红科派出所工作过,对那儿的情况比较熟悉,恳求局领导派我前往”,领导担心你的伤,不同意你的请求。你坚持要去,最终还是批准了。被任命为“3·21”追逃专项小组副组长后,你连夜赶到上红科乡,立即参与到案件调查、取证工作中。

  那天6点多,天亮了,抓捕组长途跋涉170余公里,到达犯罪分子藏匿处。躲到房子后面的曲多被发现了,他站起来并从怀中掏出手枪,发现的民警迅速隐蔽并在喊话后鸣枪警告,曲多不但不投降反而向房前逃跑。担任抓捕组副组长的你在房前听到枪声,担心同事安全,来不及多想,向房后奔去。房拐角处,你俩面对面遇上,曲多随即向你开枪,击中了你。“不能让这么穷凶极恶的人跑了”,你咬牙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顽强地向曲多开枪还击,曲多被你当场击毙。

  而你,在看见曲多彻底倒下的同时,也倒下了,带着六个弹孔。那天,雪还是那么大,在那场大雪里,一切都那么悲凉。那个严苛又温暖的大哥就那么安静地躺在那里,鼻子还是高高的,眉毛还是浓浓的,只是脸上没了微笑,只是血水模糊了本来清晰的轮廓。

  我们常将突如其来、无法控制的力量称之为命运,可命运到底是什么?其实,命运可能就是上苍对我们的意志和勇气的考验。西方有位哲人说:命运无法妨碍我们去欢笑,即便他在胁迫我,我也要笑着面对它。我曾想,如果那天犯罪分子缴械投降了,如果那天晚上你平安回家了,如果你能看着自己的女儿进入青春的模样,如果那张《春天》没有沾到血迹……时光如此珍贵,你却未能同行。那些过去的,都只能化为如果在心里缅怀。

  突然想起《不存在的骑士》中的阿季卢尔福,他没有肉体,却代表了道德、生而为人的自觉,死去的伟大的灵魂,他们的意志、言论在热爱他们的人的记忆和言谈中得以永存。我想,拉玛才旦于我而言也是这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