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青海长安网 > 今日播报

粪堆上的“潜伏 ”——追忆已故战友向阳

发布时间2018-06-07  来源青海公安  责任编辑余晓瑞

预览

向阳(左三)和战友们在一起。

  王林山︱我的老领导、好战友、好朋友向阳,因病去世已经九年时间了。但他与我们一同踏冰卧雪侦查破案的件件往事历历在目,他对我的指导教诲时还常常回荡在我的耳旁,和我们一道娱乐嬉闹的场景如在眼前。

  1985年10月,我和侯万学、郭俊平、张俊恒一起招干,分配到海西州公安处大柴旦分局(现为大柴旦行委公安局)工作,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同年12月1日,我们四人到公安局报到上了班,我先是被分到了预审股,半年后又调到了治安股。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大柴旦公安分局只有16名民警,设有治安股、秘书股、预审股、内保股4个部门和锡铁山派出所1个外派机构。局里最大的部门是治安股,负责辖区的治安管理、户籍、刑侦等业务工作。向阳是治安股的照相员,负责刑事案件、交通事故照相。现在的刑事照相,背着数码照相机照完后拷到电脑上,用彩色喷墨打印机打出来,粘贴好就行了。那时的刑事照相可不像现在这么简单,要背着两个照相机出现场,一个用120胶卷,一个用135胶卷,照完回来,要用天平按量称好药粉,自己配成显影药水和定影药水,先冲胶卷,干了再洗照片,照片烘干以后再粘贴,冲洗胶卷和照片还必须在暗室里进行。因为一个人忙不过来,向阳便时常让我给他当助手,教给我冲洗照片的技术。1987年,向阳担任治安股股长,我从他手里接过了刑事照相的工作。因此说,向阳既是我的领导也是我的师傅。

  1986年元月的一天傍晚,原柴运司二队某家的电视机被盗,那时的电视机可是值钱的大件。接到报案后,向阳带着我、李晓红、肖伦春等几个侦查员勘查现场,我们打着手电,顺着脚印跟踪到离现场不远的一个土坑里,找到了被盗的电视机。可能是案犯已经察觉,向阳带着我们在冰天雪地里蹲守了一个晚上,案犯也没来。第二天天亮后,我们才发现,我们趴伏的土坑是二公司家属们解手的地方,我们居然在大便上趴了一晚上,幸好是冬天。第二天,向阳安排我和李晓红侦查此案。按照现场遗留的脚印,几天后,我们在配件公司将案犯捉获。经审讯,又由此案带出十余起盗窃案。向阳为了表扬我们这两个新手成功破案,杀了自己家里的鸡,亲自动手做成红烧鸡在家里犒劳我们。

  1990年9月,小柴旦草原发生一起杀人案,案犯将其女友及其母亲、妹妹三人用砍刀杀害后逃跑。由于案情重大,且案犯携带凶器有可能继续行凶,接案后,我们全局都出动了。向阳带领我们治安股的五个人开着局里惟一的北京吉普车先往现场赶,其他人则乘坐一辆货车随后跟来。当车辆快走到铁石关时,突然一场沙尘暴刮来,这场沙尘暴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最大的一次沙尘暴,天空像被蒙上了一层黑布一样,汽车开着大灯照不到一米远,我们的吉普车无法前行,只好停下来。狂烈的大风夹着沙子拍打着车棚,产生出强烈的静电,我们眼见着怀抱的“八一”式自动步枪枪管与吉普车顶棚支架接近后,产生了约半厘米的电火花。约莫半个小时后,风停天晴,坐在吉普车里面的我们,个个都是蓬头垢面,满头、满怀的细沙。我们下车抖落了头上、身上的沙子,在向阳的带领下继续进发。由于到达及时,布置周密,第二天,下山探听风声的嫌犯被我们包围在一座帐篷里生擒,最终被判死刑。

  1996年2月29日,大年三十,马海湖边发生一起杀人焚尸案。在湖边守湖的小屋内,两名男子被杀害后又遭纵火焚尸。接警后,也是向阳带着我们先赶到了现场,经过大量的侦查工作,迅速确定凶手是张某,已逃离马海地区。我们决定兵分两路追踪抓捕。我和向阳等一路沿315国道向新疆方向追踪,另一路则沿215国道向甘肃敦煌方向追踪。3月4日下午,我们一路搜索跟踪到了茫崖行委花土沟镇,在茫崖行委公安局的配合下,清查花土沟镇所有的宾馆旅社,仍然没有发现张某的踪迹。连续五天的追踪搜索,大家都相当疲劳,都想先休息一个晚上。可得知距离花土沟镇50多公里的新疆若羌石棉矿还有一个小旅社没查到时,向阳果断决定清查完这个旅社再休息。正是这个决定使得“2·19“特大杀人焚尸案顺利告破。凌晨3时,在若羌那个旅社里,一同前往负责辨认的马海农工商公司保卫科的同志,从窗外认出了化名登记旅社,正坐在床上盘算明天天一亮就离开若羌逃进昆仑山的张某,向阳踹开房门第一个冲进房间将张某控制并制服,半年后,张某被处以极刑。

  向阳的工作能力和组织能力都很强,在照相、文秘、侦查破案等方面也是能手。他总是以身作则,危险时候冲在前头。他办理的案件周密严谨,合法有据,质量很高,从来没有出现差错。这种工作作风和态度一直影响和激励着我。

  2001年,向阳因工作需要,被借调到省公安厅刑警总队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办理专案,2003年正式调入省公安厅,2006年被任命为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政委,2008年10月,他通过竞争上岗被任命为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副总队长。正当事业蒸蒸日上之际,他突发大面积心肌梗塞,离开了他热爱的公安工作和亲爱的战友们。

  向阳出生于1965年5月1日,去世时不满43岁。他身材魁梧,身高一米八,长得很帅气,为人豪爽大度、真诚友善,领导、同事们都很喜欢他。

  向阳是1981年的警校生,1984年分配到柴旦公安局工作,历任民警、治安股股长、副政委等职。至2003年调走,他在柴旦公安局工作了19年。

  向阳调走后,一直和我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只要知道我们到了西宁,他总会邀请我们到他家中聚聚。2008年11月,我和小邵到向阳家,正逢他带队到云南考察回来,我们一起聊了一个上午。黄姐炒了几个菜,午饭就在他家里吃了,还喝了两瓶红酒,他说经常感觉疲劳,但也没发现有什么病。

  2009年2月19日,我在锡铁山搜寻“2·05”抢劫杀人案的凶器,朋友打电话告诉我说向阳去世了,我完全不能接受,不自觉地回敬道:“向阳身体那么健壮,你不要咒他。”向阳去世的消息得到证实后,我向领导请了假,当天便与锡铁山派出所袁所长一道赶往西宁。在殡仪馆,望着身穿警服身覆党旗,安详地躺在松柏环绕的棺木里的向阳,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我知道我们永远失去了一位好领导、好兄弟、好朋友。我们再也无缘在一起战斗、谈心、欢聚了。我在心中默默祝愿,愿他在另一个世界风采依然,幸福快乐!

  向阳,虽然你已经离开我们九年了,可我们没有忘记你!我们永远怀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