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青海长安网 > 政法群英

援鄂日记——“大白”之初体验

发布时间2020-04-08  来源青海监狱援鄂抗疫工作队  责任编辑邢令霞

赴鄂第16天。

由于疫区警力不足,大家都纷纷请战,最终支部决定由我和另外3名同志进入疫区增援。

赴鄂之前从各种平台看到“大白”们的事迹我很感动,真的想跟她们并肩作战。之后看到同事们“大白”的背影我很担心。今天我也要变身“大白”,到抗疫最前沿参战让我很激动。上车之后除了隐隐的忐忑,甚至有一些期待,心中不断地在重复穿防护服的流程和注意事项。十几分钟的车程很快就到了。大家迅速到达防护室开始着装,好在之前有过系统训练,虽不至于手忙脚乱,但也穿了一身汗。一切检查完毕后,正准备进去,细心的护士小姐姐看到我说,“你的帽子有点低,安全没问题,但会不舒服”。但想到原本就晚了,加之第一次穿防护服有些慢,里面的战友已经多执勤了半个小时,顾不了那么多,我挥挥手就和大家一起进去了。

进去没多久,姐妹们说的穿上防护服的各种感受我开始逐一体验,首先是呼吸困难,其次不知是头套、帽子(三层)、口罩(两层)还是护目镜勒得我有点懵,感觉自己的头被缠着塞进了罐子里,脑瓜子一直嗡嗡响。紧接着巡查开始,来回几轮过后,我的眼睛似乎只能睁开1/2,心里默想护士小姐姐还能帮帮我么,当然不能。这还不算完,一根睫毛在眼睛里时不时地刷着自己的存在感,让我总是眼含“热泪”,颧骨仿佛也突然长大了几倍,挤着肉卡在护目镜和N95之下,这酸爽无比提神。头部的各种不适让我很想对头做点什么,身旁隔离病房传出了一连串的咳嗽声将我拉回战场,“肩部以上不能动”培训语录闪现脑海,坚决不能违反防护要求,战友们这么久以来不吃不喝12个小时能坚持,我也能做到。


交班后,从污染区到清洁区再到休息室,卸掉厚重的防护,重新戴上的一次性医用口罩,此时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轻薄如纱,我报仇般狠狠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看着镜中自己脸上留下的那道红色勒痕,有些心疼,想到那些被勒出血、磨破肉的最美勒痕是要经历多久的连续作战,承受多少的疼痛才能成就那般的“美”。相比较而言,我已处在岁月静好,无数的“大白”负重前行让山河无恙,让人间皆安,我们一定要站好岗,坚持到最后胜利。愿武汉早日回归昔日的繁华,愿祖国早日摘去“口罩”,尽显我中华风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