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青海长安网 > 以案释法

毒贩末路

发布时间2016-01-20  来源本网讯 文/果然 海宇 李文慧  责任编辑王梦婕

?抓捕?
    快递藏毒揭开案件序幕

阿彪曾有过犯罪前科,出狱后仍不思悔改,染上了毒瘾。为了以贩养吸,绞尽脑汁,通过电话与中间人联系,采取快递的方式运毒;而他又留了假姓名、假地址,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
    2014年10月14日,深秋的古城寒意袭人。一大早,青海省西宁市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公安局禁毒大队的民警身着便衣,迎着寒风来到了西宁市城西区香格里拉小区附近,他们将要在这里抓捕一名贩毒嫌疑人。
    早在2014年9月初,禁毒大队掌握了一条线索,一个叫阿彪的人曾多次向大通、西宁等地的吸毒人员出售冰毒,鉴于这种情况,9月3日,禁毒大队依法立案侦查。随后,民警采取技侦手段获悉,10月8日、9日两天,阿彪通过“圈里人”与福建龙岩的毒贩接上线,打算用快递贩毒,取货地点就在西宁市城西区香格里拉小区门口。掌握了这条重要线索后,禁毒大队民警随时了解“货物”的物流动向,当得知10月14日阿彪将要取货时,民警早早来到香格里拉小区附近。他们有的装作散步、有的装作等公交车,还有民警守候在车内,一切准备就绪,只等犯罪嫌疑人出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眼看快到中午了,小区附近来往的人多了起来。
    “这么多的人,如果稍不留心,犯罪嫌疑人很有可能就会趁乱取走‘货物’。”此时,所有的参战民警心里都清楚,机会稍纵即逝,他们相互提醒,时刻保持高度的警惕,决不能让犯罪嫌疑人从眼皮下溜掉。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办案民警个个神色凝重,约11时许,随着送快递人员出现,民警们更是瞪大了双眼,仔细搜索快递员周围一切可疑的动向。这时,他们突然发现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手拿一张纸,向快递员走去。男子边走边用余光观察周围的过路人,当他确认安全后,来到快递员身边,递上单子,双方进行了几句简单的交谈后,男子从快递员手中接过一个黑色的包裹,转身准备离开时,民警快步上前将其擒获。
    经依法搜查,这个黑色包裹里装有一袋花生、一盒菜干、三袋茶叶。民警经过仔细搜查发现,茶叶袋里有用锡纸包裹的疑似毒品物三包,后经检验鉴定,锡纸包装的白色颗粒物3包,合计重145.077克,从中检出甲基苯丙胺(冰毒)成分,其含量为76.35%。连日来的辛苦没有白费,办案民警个个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狡辩?
    包裹是受朋友之托来取的
    据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阿彪今年43岁,大通县人,初中文化程度,无业。1991年因犯强奸罪,被大通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2002年刑满释放;2011年,因吸毒被大通县公安局行政拘留15日,并对其强制戒毒。
    抓获阿彪后,民警兵分两路,一路直奔其住的西宁市城中区南山路租住房依法进行搜查,在茶几下找到了少量的冰毒;另一路民警对阿彪进行突审。然而,阿彪只承认自己吸毒,拒不承认贩毒之事。他说,包裹是受朋友老刘之托来取的,老刘是以前在果洛挖虫草时认识的,不知道他具体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前几天在西宁市十一中附近相遇后,老刘让他帮忙去取快递包裹,里面装的是什么,他也不清楚。
    通过一段时间的排查,民警了解到阿彪接货之前的几天时间里,用他的两个手机号曾给西宁市长江路的一个叫丽娟的打过电话,发过短信。“或许,从这个叫丽娟那儿可以得到一些线索。”民警马不停蹄找到了丽娟。经对丽娟询问了解到,此前确实有一个男子分别用两个手机号给她打过电话。
    丽娟说,这名男子打电话说他家亲戚从外地通过快递寄来的一个包裹,填写手机号码时将1370976XXXX误写成她的手机号(1370975XXXX),“我的包裹到时,麻烦你通知我一下。”并且,这个男子还用短信的方式给她留了言。10月13日,快递员电话告诉丽娟“包裹到了”,她就给这名男子回了电话。
    事实证明,与丽娟通话的男子就是阿彪。 然而,在证据面前,阿彪还是拒不承认,而且找各种理由妄图逃脱法律的制裁。鉴于有证人的证明和手机短信的内容,警方认为阿彪犯罪事实证据确凿,2015年5月29日,警方以阿彪涉嫌非法持有毒品将其依法逮捕。
    ?审判?
    法庭上嫌疑人承认犯罪事实
    2015年10月15日,大通县人民检察院以阿彪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向大通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大通县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12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法庭上,面对公诉人的指控和证人证言、证据,阿彪终于承认了犯罪事实。据阿彪供述,2011年他染上毒瘾后,为了满足对毒品的欲望,走上了以贩养吸的路。2014年10月8日,他从一个贩毒的朋友手中要到了他们这行一个中间人的电话,经与对方电话联系,中间人答应帮他搞到毒品。随后,中间人通过电话与福建龙岩的毒贩取得联系,商量采取快递邮寄一般物品夹带毒品的方式进行毒品交易。价格、贩运方式商量好后,中间人电话通知了阿彪。得到消息后,阿彪高兴之余不忘留了个心眼,他告诉中间人自己的电话,故意把收货人的名字留成了晓霞,地址留到了香格里拉小区。阿彪认为,这样做会保险一些。谁知,福建龙岩的毒贩在寄快递时,将阿彪电话号码中的数字“6”错写成了“5”。当中间人告诉他了这个细节,阿彪试着给毒贩写的电话号码的主人打电话解释,并再三请求对方,快递到时通知他。
    法庭上,阿彪当审认罪、悔罪,其亲属为他缴纳了部分罚金。
    2015年12月18日,大通县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阿彪违反了国家毒品管理法规,明知甲基苯丙胺是毒品而非法邮寄、接收、持有,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法院予以支持。被告人阿彪的辩护人辩称阿彪当庭认罪、缴纳部分罚金等辩护意见,与事实相符,法院予以采纳。被告人阿彪有犯罪前科,酌定从重处罚。考虑到被告人阿彪在侦查、检察阶段拒不认罪,在法庭审理阶段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积极缴纳部分罚金,依法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之相关规定,法院以被告人阿彪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其有期徒刑9年6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案件点评:莫让快递查验 成摆设
    狡猾的犯罪嫌疑人机关算尽,最终还是没逃过法律的制裁。尽管这起利用快递贩运毒品案成功侦破,但其中暴露出的一些问题引人思考。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能够通过快递贩运毒品?首先是快递行业责任心不强所致,只要付了钱,快递公司就投寄,甚至不知道包裹里面有什么,寄给谁,谁寄的,收件人地址也可以模糊到只填快递点。通过这一案例,可以看出,物流快递给犯罪嫌疑人留下了可乘之机。毒品装进茶叶包、小食品里,如果不打开检查,一般快递员是很难发现的。
    其次是由于物流运输人、物分离,寄件人可不填写姓名或用假名、假地址,收、寄件人异地远隔千里,再加上没有专门检测设备,很难发现违禁物品。这也给警方的打击增加了难度。2015年11月1日快递实名制正式实施,国家邮政局要求除信件和已有安全保障机制的协议客户的快件、通过自助邮局等交寄的邮件、快件外,一律要求对寄件人电话号码及相关身份信息比对核实后方可收寄。但在实际收件时,绝大多数的消费者还是不信任快递人员,也不愿意提供身份证,因此,很多快递人员并不会要求查验寄件人的身份证,由此造成了查验上的漏洞。
    而实际上,快递公司对客户所寄的物品没有依法查验,所承担的责任远远没有那么严重,在许多利用快递贩毒案件中,我们只听说贩毒分子受到了法律的惩罚,到目前为止也没听说哪家快递公司因此受到主管部门相应的处罚。因此,只有加大惩罚力度,才能够制止快递行业不按国家标准去执行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