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武林大妈”“乌镇管家”助力社会和谐

来源:法制网 文/蔡长春 发布时间:2016-10-09

编者按

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是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保障。近年来,政法综治战线以理念思路、体制机制、方法手段创新为动力,以现代科学技术为引领,以基层基础建设为支撑,积极构建全民共建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不断提高社会治理能力和水平,努力建设平安中国。

从今天起,本报在一版开设“创新社会治理 建设平安中国”专栏,全面报道政法综治战线创新社会治理,深化平安中国建设的有效做法、典型经验、新鲜亮点。

创新社会治理 建设平安中国

多方参与共同治理推进平安中国建设

“武林大妈”“乌镇管家”助力社会和谐

最近一段时间,浙江省杭州市的大街小巷出现了这样一支队伍,她们臂挂红袖章、身穿红马夹、头戴小红帽,认真开展平安巡防,及时发现安全隐患,有效调解矛盾纠纷……她们被人亲切地称呼为“武林大妈”。

就在不久前,“武林大妈”和“西湖群众”“乌镇管家”等3.5万余个社会组织一起,组成230余万人的平安志愿者团队,共同参与了G20杭州峰会维稳安保工作。

事实上,这只是各地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积极性,多方参与共同治理推进平安中国建设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一些地方努力调动和激发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人民群众参与社会治理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在推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自我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方面实现了新突破。

“武林大妈”个个身怀绝技

“说起‘武林大妈’,人们很容易想到武侠小说里的功夫高手,但这里的‘武林’并不是所谓的‘江湖’,而是杭州的旧称。”杭州市下城区委政法委副书记、平安办主任魏海涛笑着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大家都听说过‘中国大妈’和‘西城大妈’,她们敢与国际资本大鳄PK、敢于举报明星艺人违法犯罪,个个身手不凡。于是,我们突然灵光一闪,何不也发动一下杭州的大妈们,一起来参与社会治理工作?“魏海涛说,有了这个灵感,大家马上集思广益,“武林大妈”的概念就在这次头脑风暴中产生了。

今年3月,武林街道率先行事,广发“英雄帖”召集“武林大妈”,当即便有36名辖区内的大妈踊跃报名,经严格筛选,选出18名骨干成员带头开始“试运行”。

一番系统培训后,第一批“武林大妈”统一着装,热情饱满地走上了工作岗位,投入到治安巡逻、基础排查、协助管控、化解纠纷、安防检查等工作中去。

令人欣喜的是,“武林大妈”一出场便大显身手,她们查出了楼宇内的重大化学品安全隐患,发现了涉嫌非法集资或传销的不法企业,协助公安机关查获吸毒人员和偷窃电动车的嫌疑人。

有了这个开门红,“武林大妈”的名头一下子就叫响了,前来加入的大妈们也越来越多。如今,仅武林街道内的“武林大妈”就已达2500名之多。

今年51岁的罗睿绮是“武林大妈”队伍中的一名骨干成员,她爱说爱笑爱热闹,更爱助人为乐、替人解忧。

刚刚成为“武林大妈”才几个月时间,罗睿绮就发现一名老太有捡拾垃圾的怪癖,在自家房屋内肆意堆积,导致整栋楼内臭气熏天,并伴有严重的火灾安全隐患。虽然几经他人劝阻,但老太依然固执行事。

罗睿绮有着十年的心理咨询师从业经历,她深知要处理好这件事必须先解开老太的心结。几经周折,罗睿绮终于察知,老太不断捡拾垃圾是为了寻求一种“存在感”,希望能够给有智力问题的小儿子攒点钱。

摸清情况后,罗睿绮开始对老太进行耐心疏导,并发动其小儿子一道来劝慰老人,多次努力下,终于说动老太同意将垃圾搬走处理。

当时的杭州正值七月酷暑,罗睿绮等六七个“武林大妈”一起来到老太家里,整整5趟三轮车下来才将老人囤积的垃圾清除一空。

居民事情居民自己来管理

警力有限,民力无穷。发动人民群众参与社会治理、开展群防群治,既为平安中国建设奠定了良好的群众基础,也让每一名群众增强了自身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由此形成积极的带动和示范作用。

除“武林大妈”外,浙江省还涌现了“乌镇管家”“枫桥大妈”“西湖群众”“凯旋红马甲”等社会组织3.5万余个,前不久共同参与了G20杭州峰会的维稳安保工作。

桐乡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曹炳权告诉记者,“乌镇管家”是该市乌镇的一支以基层群众为主要力量,以面上巡查、社情收集、矛盾化解、平安宣传为主要职责的基层社会治理群防群治队伍,目前这支队伍共2681人,占乌镇总人口数的4.7%。

“‘枫桥大妈’已有会员280余名,是由枫桥镇区域内一批热心公益、热爱枫桥、愿意维护枫桥的和谐发展、为乡亲们做实事好事的中老年妇女组成的社会团体。”枫桥镇党委副书记操顾娜介绍说。

据了解,从8月25日到杭州峰会结束,上述社会组织的230余万名平安志愿者共同提供各类线索1万余条,协助公安机关破获案件723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088人。

在桐乡市梧桐街道东方红工作站,记者见到了这里的综治网格员张利生和姚建国。

今年7月,两人刚刚处理完一起讨薪纠纷,成功协助两名外地女孩讨回了老板拖欠的工资。

张利生告诉记者,事情之所以能够顺利解决,除他们多次努力调解外,可以说东方红村的“新居民自治小组”给他们提供了最为关键的帮助。

张利生说,“新居民自治小组”是外来居民成立的一种社会组织,其主要任务是维护小区秩序,调解居民纠纷,利用村资源开展服务,引导和组织新居民自己来管理自己的事情,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

“由于拖欠工资的老板是外地人,‘新居民自治小组’中有他的老乡,于是由这名老乡出马调停,乡里乡亲很快便融洽沟通起来,这才得以解决了问题。”姚建国解释说。

此外,像杭州市江干区组建了130余个“和事佬”协会,每年化解基层矛盾纠纷2000件,调解成功率90%以上。浙江全省现有75个社会组织参与社区矫正工作,服务对象2000余名,并创建了“邻里值班室”“睦邻派对”等一大批社区组织服务品牌,更好地推动着平安中国建设的不断落实。

多方共治保一方平安稳定

在江西省南昌市高新区,一场群防群治大幕下的“地网行动”正在拉开帷幕。

南昌市高新区区域面积231平方公里,但天网探头只有445个,且天网的主要功能是实现案件的事后检索,无法实现预防、及时自动报警以及对“两抢一盗”高发案场所的覆盖。

不仅如此,“天网工程”往往采取政府投资、企业分块建设、公安运维的模式,存在前期一次性投入大、后期运维成本高等问题。

面对现状,南昌市高新区党工委大胆探索,充分利用园区内高新技术企业聚集的区域和技术优势,以政府购买公共安全服务的创新模式,在高新区人流量大、治安问题复杂区域选取公园、政府机关、学校、治安乱点等重点区域作为“地网工程”的侧重点,推进建设。

在这一模式下,将“天、地网融合”,将“地网”接入“天网”平台,扩大“天网”覆盖区域,提高快速反应能力,从而打造出一套国内领先的全新社会治安立体防控体系。

据了解,自高新区内艾湖村“地网工程”启用以来,对各类违法犯罪行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现场处置、制止了多起治安事件,与2014年同比压发案37.8%,净化了社区治安环境,较好地实现了预定建设目标。

无独有偶,辽宁省大连市公安局向企业租赁高清视频监控,公安主导应用,企业负责建设运营维护,不仅把单个探头每月800元左右费用降低至300元,而且解决了建成后的运维费用问题,有力推动了视频监控建设发展。

北京市朝阳区推进三级社会组织服务平台建设,构建一个社会组织综合服务中心、多个街道乡镇社会组织服务基地、N个社区公益空间,有效汇聚社会组织治理力量,满足了公众多样化需求。

上海市则积极探索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在禁毒、社区矫正、安置帮教、社区青少年服务管理等工作中引入社会工作者,探索特殊人群服务管理的社会化新路子,目前已培育扶持了6个专业化社会组织。

如今,通过全国各地的不断努力,大量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和人民群众参与社会治理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了起来,有效维护了社会的和谐稳定,有力推动了平安中国建设的持续发展。 

责任编辑:王梦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