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青海长安网 > 今日播报

教育整顿 | 邓耀:穿上警服那天起,亏欠最多的就是家人

发布时间2021-11-26  来源青海公安  责任编辑孙春妍

七年来,身为人父,他,没有在子女成长的重要节点出现;身为儿子,他,没有在父母生病住院时尽孝;身为丈夫,他,没有在妻子需要时陪伴。不是他不爱自己的小家庭、而是他舍不得他心爱的公安事业,一心装着辖区群众。让我们一起走进邓耀的工作、生活,来了解一位从警七年基层民警的舍与得......

邓耀,1984年6月出生,预备党员,2014年11月参加公安工作,现系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公安局廿地派出所民警。邓耀本着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的态度,工作认真踏实,业务知识全面,团结、帮助同志,并始终坚持业务自修,不断提高业务水平和履职能力,在平凡的工作中取得了不平凡的成绩,多次被县公安局党委和乡党委评为优秀公务员、先进工作者和优秀警务工作者。

廿地乡离共和县城24公里是牧业为主、农牧结合的深度贫困乡镇,牧民群众都是随季放牧,人口分散,辖区矛盾纠纷多,社会治安状况十分复杂。2014年11月,邓耀通过考录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时就被分配到了这里的派出所工作。作为派出所的一员,他身兼数职,在方圆747.84平方公里土地上,调解纠纷、案件办理、户籍办理、接受群众报警求助、巡逻防控、入户宣传......

“阿吾邓耀在不在?”这是几乎是群众来派出所办事说的第一句话。机关千线条,基层一根针。派出所是公安机关基层中的基层,合多部门工作与一体,集各警种的职能与一身,承担着打击、防范、调解和服务等众多工作。2015年,辖区一名群众前来报案说自己家的几十只羊被盗了,邓耀第一时间带领一名辅警勘察了现场,在对情况作了进一步了解,确定是盗窃案后,将案件移交给了刑警大队。虽然案件已移交,但邓耀还是心有不甘,警察的直觉催使他当晚就带着一名辅警来到恰卜恰镇分别蹲守在两个屠宰场外,凌晨四点,一辆装满羊的车辆驶入屠宰场,他敏锐地发现车上的羊和受害人描述的羊极为相似,就赶紧联系了刑警大队,最终嫌疑人供述了盗窃羊的犯罪事实,他的锲而不舍为群众挽回了经济损失。7年来,他为群众解决的事不计其数,在他看来根本不值得一提,可在百姓心中每一件都是难以忘记的。

身兼户籍员、内勤、办案民警、管区民警、生活管理员等,每天他都是忙忙碌碌的,虽说发案不多,但邻里纠纷、口角矛盾这些琐碎的小事并不少,这对于一个民族语言不流利的民警来说的确是有难度的,每当遇上这样的警情,他都把当事双方请到会议室耐心的给他们调解,一遍又一遍的讲道理,直到双方握手言和。为了掌握辖区基本情况,忙完手头的工作,他就带上辅警下村社,乡下的居住习惯不同于城镇,农牧民们都是散居,日积月累下来,辖区的情况了如指掌,每当所里调来新民警和警校实习生时,他都带着他们去辖区每一个社、每一座山、每一条沟,讲述这里的人和这里的事。

平时,所内大小事务都落在了唯一的民警邓耀身上。前些年,基层派出所的工作生活环境不好,取暖靠烧炉子,买菜做饭洗碗都是民辅警自己动手,尽管管辖面积不大,人口不多,但由于警力的严重不足,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几年,后来,派出所的办公条件慢慢的有了改善,所里有了固定的厨师,置办伙食的、做好进出账的任务仍然由邓耀负责。在所里大到一起案件小到一根菜都得他操心。

面对琐碎的工作,他从来不急不躁,遇上难题爱学习爱钻研的他经常翻阅资料,或者虚心向领导、同事请教,慢慢的业务越来越熟练、经验越来越丰富,干起工作来游刃有余、得心应手。身为一名老户籍员,他在政策把握上特别严谨,七年来户籍办理尚从未有过失误;作为内勤,他把全所文件资料整理的井井有条,把各项工作台账理的清晰明了;作为办案民警,他一丝不苟,严格依法办理每一起案件。他严谨的工作作风和过硬的业务素质得到了领导的赏识,接连几次抽调县纪委、县局参与专案,期间他经常趁下班时间回到所里处理工作,他说:“这是我的本职工作,不能耽搁。”

七年如一日,慢慢的身边的领导和同事换了又换,局里的人员在频繁调整,由于他突出的工作能力和强烈的责任心,在所领导抽调的情况下仍能把各项工作有条不紊的推进,他的岗位一直没能调整。每当有人问他为什么不申请换岗位的时候,他总是憨笑着说:反正都是为群众服务的,在哪里都一样。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基层派出所是公安工作的触角,他或许没有刑警那样侦破案件的惊心动魄、战功赫赫,他是所里的顶梁柱、群众的贴心人、公安业务的行家里手,在自己家中,他却是一位不称职的儿子、缺位的父亲、见不到面的丈夫。

每当单位和家庭冲突、公与私碰撞的关键时刻,他的天平总是偏向集体,而忽略家庭。妻子又在果洛州上班,一家人总是聚少离多,家里的事就交给了年近古稀的父母,即便父母亲患有高血压、糖尿病,一年内多次入院治疗,每次他只是匆匆办理了入院手续后又返回工作岗位,忙于工作和值班备勤,他经常回不了家,一双儿女孩子的作业只能靠用视频辅导,说起对父母、爱人和孩子的愧疚,远不止这些,他讲到;“女儿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感冒发烧,有一天晚上高烧引发抽搐,当时妻子在家休产假,我在所里值班,那时候我们自己还没有车,我就借用了老乡家的摩托车,我当时不觉得冷,只是觉得20几公里的路好漫长啊,赶到医院时,我看到身体还没有恢复的妻子,抱着小脸被烧得红彤彤的女儿,那一刻我哭了,因为我内疚。”在医院陪着妻儿熬了一夜,天亮了接到所里电话的他又匆匆返回到工作岗位上。

妻子说:“都说男人是家里的一片天,我们家邓耀却是那片靠不住的天。”邓耀说:“选择穿上警服的那天,我也做好了有所牺牲的准备,我知道警察这一行,亏欠最多的就是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