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青海长安网 > 今日播报

警徽耀三江

发布时间2021-10-19  来源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孙春妍

青海省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处“世界屋脊”青藏高原腹地,长江、黄河、澜沧江从这里初始流出,雪山融水汇聚成潺潺溪水再汇成滔滔江河最后流入大海,孕育了灿烂的中华文明和半岛文明,滋养了无数生灵,成为伟大的母亲河。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保护好青海生态环境,是“国之大者”。要把三江源保护作为青海生态文明建设的重中之重,承担好维护生态安全、保护三江源、保护“中华水塔”的重大使命。

在巍峨的雪山下,在茫茫的雪原深处,在风沙肆虐的戈壁荒漠中,在氧气稀薄的高原上,有一群头顶警徽的人用信念、用责任、用执着守护着三江源的安宁,守护着青山绿水,守护着这片生态胜地。

雪域之魂

三江源保护区地处青海南部,是我国淡水资源的重要补给地,素有“中华水塔”的美誉。特殊的地理位置、丰富的自然资源、重要的生态功能使三江源成为我国重要生态安全屏障,在全国生态文明建设中有着特殊重要地位,关系到全国的生态安全和中华民族的长远发展。

2000 年5 月,三江源省级自然保护区建立。

2003 年1 月,三江源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2016 年3 月,三江源成为党中央国务院批复的第

一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总面积为12.31 万平方公里。“三江之源”“生态屏障”“国家公园”已成为大美青海面向中国、走向世界最闪亮的名片。

三江源地区是地球上难得的一片净土,有着其他地方不可比拟的壮美风光,长江和澜沧江源头流域有着丰沛的降水,黄河源头更有着无数高原湖泊。雪山、草原、湿地、冰川、湖泊、戈壁、荒漠形成了多彩多样的地理特征,原生态的美丽吸引着人类的眼眸。三江源地区还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和独特的生物链。雪山融水和广袤的草原不仅养育了在这片净土上生活的以藏族为主的各族群众,还哺育了野驴、藏羚羊、雪豹、棕熊、野牦牛等野生动物。独特的生态系统和动植物资源,使这里成为世界上高海拔地区生物多样性最丰富、最集中、特点最显著的地区,被誉为“高寒生物自然种质资源库”。

壮美的地貌、丰富的动植物、独特神秘的人文环境让这片原生态净地成为摄影师的天堂、旅行家的乐土、修行者的归宿,以及不法分子眼中的“宝藏”。

雪域之殇

从20 世纪70 年代开始,不法分子开始觊觎三江源地区的丰富矿产特别是储量丰富的沙金。大量的社会人员涌入三江源地区进行采金,他们使用原始工具进行土法粗暴采金,肆意破坏植被和河道,随后的大规模机械化野蛮开采更是严重破坏了本来就很脆弱的高原生态环境。美丽的三江源地区的许多地方在机器的轰鸣下变得满目疮痍,如同患上了牛皮癣,而修复这些可能需要数十年、数百年之久。

大量人员进入无人区后,首先要解决生存的问题。看到无人区成群的野生动物后,他们无视珍稀野生动物保护法,起初的盗猎活动只是为了改善生活,渐渐发现野生动物的价值后,一些不法分子将盗猎作为发家致富的路子。他们购买越野车,千方百计非法购买枪支弹药,走向专业盗猎的道路,一时间盗猎分子异常猖獗,甚至导致了当时青海非法制造贩卖枪支犯罪的大幅增加。

在警方掌握的许多非法采金活动中,一些较大的团伙往往会非法购置枪支弹药,一方面为了保护自己的金矿不被抢占,另一方面是为了大肆进行盗猎活动,随着不法攫取的利益的积累,一些团伙更是渐渐演变成无恶不作、肆意妄为的黑恶势力团伙。“环保卫士”杰桑·索南达杰就是在巡查可可西里无人区时遭遇盗猎分子,在与其展开枪战时英勇牺牲的。

雪域之盾

民警在长江源头格拉丹东进行宣传

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安局(以下简称三江源森林公安局)于2014 年1 月成立,主要承担三江源国家公园及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内资源环境综合执法,森林及野生动植物、湿地资源的保护,日常巡护及执法,查处破坏森林及野生动植物、湿地资源案件和森林火灾案件等职责。2020年11 月,三江源国家公园森林公安机关整体划转青海省公安厅,成立全国第一个国家公园警察总队,切实担负起保护青海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安全的重任。自2016 年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以来,三江源森林公安机关充分发挥公安职能作用,严厉打击破坏自然资源和野生动物资源的违法犯罪活动,保护区内违法违规活动明显减少,生态安全得到保障。

对无序的黄金开采、珍稀野生动物盗猎、滥垦乱伐等现象必须遏制,宣传战、舆论战第一时间打响!三江源森林公安局充分利用广播电视、报纸杂志、网络媒体等渠道,大力开展普法宣传教育活动,唤起群众保护自然生态环境的自觉性。实行“谁执法谁普法”工作责任制,充分协调各园区管委会、资源环境执法机关等部门,通过召开新闻发布会、参加在线访谈、组织专题座谈、以案释法等形式,全方位、多角度开展各类生态安全保护法律法规宣传教育活动。

2017 年7 月,齐某、惠某在青海果洛州玛多县猎杀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一头;2017 年10 月,才某等人驾车在青海玉树州治多县使用小口径步枪盗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野生白唇鹿5 只。嫌疑人被抓获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青海省公安厅相关部门和三江源森林公安局积极以案说法,利用典型案例宣法、普法,发动群众参与到保护三江源的活动中,让“人人遵守保护法、人人对破坏三江源环境行为说不、人人都是监管员、人人爱护三江源”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

与此同时,三江源公安局积极主动协调沟通,在省际、省地之间建立跨区域警务联防机制,实现信息互通、警力资源共享、边界联防互动、执法办案互助,联合打击边界地区破坏生态资源违法犯罪,不断探索与毗邻省份横向联合综合执法的新路子。

一方面,分别与新疆、西藏、四川等毗邻地公安机关建立警务合作机制,特别是与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西藏羌塘自然保护区、新疆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建立起警务联席制度,建立了跨省区长效管制、执法机制和工作联系机制,着力加强青、藏、疆三省区边界区域生态环境资源执法力量,共同构建联防联治网络。同时,不定期组织召开联席会议,就基础工作、队伍管理、执法办案、信息化建设等方面进行广泛交流,就相邻边界辖区内治安管理工作和生态环境保护存在的问题进行深入研究探讨,实现信息互通、队伍共建、防控联动、成果同享。

另一方面,各保护分区派出所结合辖区实际,深入交流协商,签订以“感情上联心、机制上联防、信息上联通、打击上联动、成果上联享”为框架的联防联建协议。同时,从基层派出所领导和民警中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三江源国家公园森林公安局警务机动队”,探索建立应对突发事件、重大案件应急机制,在集中优势警力、保障案件侦破、建立应急机制等方面进行有效探索,提升生态环境执法的战斗力。

为提高国家公园管理体制的法治化水平,保障《三江源国家公园条例(试行)》的贯彻实施,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与青海省人民检察院、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建立了生态保护司法合作机制,推进生态环境案件审判工作体制机制创新,设立了全国第一个生态法庭,打造多维度、立体化的生态公益保护体系,为筑牢生态安全屏障、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保障。同时,成立了三江源国家公园法治研究会,有针对性地研讨体制试点中存在的法治理论和实践问题,并把研讨成果应用到实际工作中,促进三江源国家公园执法建设再上新台阶。

雪域之剑

民警在保护区巡逻

三江源国家公园范围内有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星星海、扎陵—鄂陵湖、索加—曲麻河、昂赛、果宗木查五个自然保护分区。其中,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中国最大的无人区,被视为探险者和科考者的天堂。

可可西里在藏语中意为“北部昆仑山下的荒芜之地”,平均海拔超过4600 米,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0 多摄氏度,氧气含量不足平原地区的一半,这里被称为人类的生命禁区。但与此同时,可可西里以230 多种野生动物和202 种野生植物的伟大珍藏,成为世界上令人叹为观止的生物基因库。可可西里的故事难以诉说,只有真正去过的人才能体会。曾经,淘金者疯狂涌入,盗猎者肆无忌惮,成千上万只藏羚羊的尸体随意堆积,一群群热血男儿用血肉之躯守护着可可西里的生灵,民警赵新录便是其中一员。

赵新录的人生轨迹固定在可可西里:1997 年退伍参加工作,成为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安分局民警,现任索南达杰保护站站长。赵新录是主动申请加入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巡山队的。他克服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抗高寒缺氧、斗“盗采盗猎”分子,凭着对党和人民的一腔忠诚、凭着对保护可可西里生态环境的一腔热血,累计巡山500 多次,行程80 万余公里,破获多起重(特)大盗猎案件。他组织破获“7·14”特大盗猎藏羚羊案件,收缴 716 张藏羚羊皮;组织破获“11·20”“12·13”等多起特大盗猎案件和非法运输、买卖藏羚羊皮等野生动物产品案件;参与破获“5·9”“4·17”等盗猎、非法捕捉、倒卖和运输藏羚羊等珍稀野生动物及其产品案件107起,其中重大、特大案件22 起,抓获犯罪嫌疑人和违法人员354 人,收缴枪支21 支、子弹3 万多发,汽车38 辆,用实际行动保护了可可西里这片人间净土。

赵新录说:“过去,说起可可西里没有多少人知道它在哪里,随着可可西里保护区的建立,现在一提起可可西里,几乎人人都知道是藏羚羊的生态保护区。随着国家不断加强打击非法盗猎行为,人们对藏羚羊的保护意识也在不断增强,曾经鲜血淋漓的场景已经不复存在,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骄傲,它离不开每一位在可可西里奋斗的人付出的辛勤汗水。”

像赵新录这样吃苦耐劳、不惧危险,把爱留在可可西里,常年驻守在茫茫无人区的人民警察,还有很多。

1994 年1 月18 日,索南达杰为了保护藏羚羊,一个人与18 名盗猎者展开激战,在打完最后一发子弹后光荣牺牲。1995 年,他的妹夫扎巴多杰主动请缨前往可可西里,可是3 年后他也牺牲了。2006 年,扎巴多杰的儿子秋培扎西申请调动至治多县森林公安局工作,他觉得“这是去往可可西里的唯一途径”。当他穿上警服的那一刻,欣喜之余,不由潸然泪下,他知道失去哥哥和丈夫的母亲从此以后,又要为儿子担惊受怕,遭受常年的思念之苦。

老巡山队员尕仁青清晰地记得秋培扎西第一次和盗猎分子对峙的情景。

“1999 年夏天,秋培扎西跟着我们去巡山,白天抓获了4 个持枪盗猎分子,晚上把他们关在一顶帐篷里,准备第二天一早押送到格尔木。后半夜守夜的队员发现一个人逃走了。秋培扎西拿着枪就追出去,远远看见一个人影就鸣枪警示。歹徒反手也是一枪,他愣是没怕,直接开枪对打,把歹徒逼到了一个石洞里。”

令人欣慰的是,索南达杰和扎巴多杰牺牲后,更多的年轻人踏着英雄的足迹而来,加入可可西里巡山队伍当中。队员拉巴才仁在一次车祸中,骨盆完全粉碎,骨头都露在了外面,连续做了9 次大手术,每一次都疼得死去活来。看着他遭受的痛苦,妻子含着眼泪哀求着对他说:“等你好了,再也不要干这个工作了!”可是,拉巴才仁紧紧抓着妻子的手说:“我是发过誓的,我要一辈子守在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没有人、没有路,也没有通信信号,队员们每年巡山都在10 次左右,每次5 人一组或7人一组。每次巡山,少则20 多天,多则30 多天,最长的一次是66 天。每次出去巡山就是上千公里的路程,累积下来每年要在荒野里奔波上万公里。在无人区,短短一百公里的路程,可能要走整整两天,被困无人区、忍饥挨饿,更是常有的事情。

旦正扎西是可可西里巡山队的一名老队员,他在可可西里已经坚守了22 个春秋。有一年,在藏羚羊产羔的季节,也是藏羚羊最容易受到不法分子猎捕的时候,其他队员全部去追捕盗猎分子,只有旦正扎西一个人坚守在可可西里腹地卓乃湖临时保护站。由于大雨连绵,四处变成了沼泽地,外面的车根本无法进入,带来的干粮也吃完了,旦正扎西只能依靠雨水来充饥。他已经独自坚守30 天了,那天,饥饿难耐的旦正扎西看到一头野牦牛,只要拿起枪,手指轻轻一扣,他就有充足的食物,就能活下来。但当他拿起枪后,手指却扣不下去,混沌的大脑中盘旋这样一个声音:你到这儿来忍饥受冻,快要死了,不就是为了保护它们吗?于是,他又默默地放下了枪。后来,他终于抓住了几只鼠兔,仍然坚持着。

一场茫茫大雪后,就在旦正扎西彻底绝望时,赶来救援的人发现了他,奄奄一息的旦正扎西两眼深陷,没有了人样,这个壮实的小伙子已经瘦下去了好几十斤!被救后,他整整睡了3 天才醒来。救援队伍要继续追捕盗猎分子,实在没有多余的队员来替换旦正扎西,同时考虑到他虚弱的身体状况,领导只好再次决定,让他继续值守,荒野里又只剩下他一个人。就这样,旦正扎西在荒无人烟的可可西里坚守了整整66 天,其中断粮20 多天!驻站结束后,习惯了孤独的他,很长一段时间不愿开口说话。旦正扎西,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在可可西里,战胜恶劣的自然环境仅仅是个开头,闯入可可西里的不法分子都是些亡命徒,手段毒辣,凶残无比。每一次巡山,对于队员们来说,除了要面对极度的寒冷和缺氧外,更要面对那些毫无人性的盗猎分子。

一次,巡山队在围堵抓捕一个由9 人组成的盗猎团伙时,发现对方每个人都持有一杆小口径步枪,但巡山队员5 个人只有一把枪,面对敌强我弱的情况,巡山队采取了突然袭击擒贼先擒王的办法,不顾危险先将团伙头目控制住,然后喝令其余的人缴械投降。盗猎分子被巡山队员的气势所震慑,等把枪缴过来一看,队员们感到后怕,盗猎分子的枪都是子弹上了膛的,稍有疏忽,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一次反盗猎行动中,发现一伙盗猎者有7个人,驾驶着3 辆性能好的越野车,拿着改装的半自动步枪,已经猎捕了一些藏羚羊。而巡山队员只有一辆吉普车和一辆卡车,队员们沿着车辙印追捕,整整追了两天两夜,才在可可西里西北部追上了这伙盗猎分子。巡山队员被发现后,立即遭到了盗猎分子丧心病狂的反抗,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枪战。队员们当机立断,先瞄准对方的车轮胎打,把所有的轮胎打爆,断掉了盗猎分子的后路。没有汽车根本无法走出可可西里的盗猎分子只好放下武器投降。

在三江源,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近年来,三江源森林公安局持续开展专项执法活动,全面加强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资源保护与建设,致力于专项打击、巡护执法、案件侦办、维护稳定、森林草原防火等工作,先后开展缉枪治爆、“绿水”“绿剑”“蓝天2019”“绿盾2020”“昆仑2020”、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野生动物保护专项整治行动等专项行动21 次,查处各类违法犯罪案件260 余起,罚款150 万余元。累计投入警力5 万余人次,车辆1.8 万余台次,总行程超过80 万公里。

随着三江源森林公安局职能的充分发挥,索南达杰曾经遭遇的大规模盗猎团伙已经不复存在,盗猎案件数量大幅下降,仅有零星盗猎案件发生。近年来,三江源地区环境有了显著改善,生态得到了修复,盗伐森林、肆意采矿破坏生态的现象没有了,野生动物数量种群增多,活动范围扩大,甚至在青海东部农业区也发现了以前极为罕见的雪豹、棕熊等,这些都是生态环境改善的标志。

党旗红、警察蓝和雪山、草原构成了最美的图画。三江源国家公园森林公安局在青海省公安厅党委的坚强领导下,面对生态保护新形势、新要求,从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的高度出发,树立正确的执法理念,整合执法队伍和力量,理顺执法监督新体制、监督管理新机制,强化民警的业务素质培训,提升公安机关的执法公信力,维护好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范围内的生态安全。

未来,在雪域人民警察的守护下,三江源的天会更蓝,草会更绿,水会更加甘甜,社会、生态会更加和谐,鲜艳的党旗会永远飘扬在这世界第三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