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青海长安网 > 今日播报

刚满40岁的白发监狱长

发布时间2019-02-18  来源本网讯  责任编辑马岩

近日,记者在西宁监狱副监狱长张辉的带领下,走进西宁监狱,开启了一次特别的新春基层行活动,对监狱的生活和坚守在高墙内的民警有了全新的认识和了解。

    白发是这样“生”成的

    初见张辉,正值中午,温暖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他的白发极为显眼,让人不由猜测这是一位经验极为丰富的老民警。但张辉的同事告诉记者,张辉出生于1979年,刚40岁。

    同事说,张辉担任副监狱长之前,他的头上有少许白发。在担任副监狱长期间,随着肩上的担子重了,他的白发已在夜以继日的操劳中占越来越多了。满头的白发与他的实际年龄很不相符,比起同龄人,他显得有些苍老。有人说看到他的满头白发就想到了前段时间网上热议的“白发书记”李忠凯。而在辛苦操劳的张辉这里,白发就是一种敢为人先、勇于担当的风范和境界。

    监狱民警世家

    张辉是监狱民警子弟,受父亲的影响,从小就热爱监狱人民警察这份职业。从警20年,张辉从最基层的一线民警一步步做起,凭借踏实认真的工作态度和对监狱警察的热爱,不但成为西宁监狱负责管教的副监狱长,更是司法厅监狱管理局主办司法为民好榜样活动第一期评选出的第一人。像这样的荣誉,张辉自己都记不得有多少了。

    “从这边走过去是监狱医院,那边是食堂,继续往前走就是教学楼。”进入监区,张辉讲解监狱布局时,语气中透露着骄傲和自豪。由于要把监狱的角角落落全部巡查到,所以,张辉每天的行走步数都能达到数万多步。“没人去到的角落才是重点检查的部分。”张辉说。

    西宁监狱安全稳定任务重,每逢节假日都需要双倍警力值班,作为副监狱长的张辉已经好多年没有陪妻子购置年货了。张辉向记者介绍,自己和妻子都在监狱系统工作,身为同事,妻子十分理解他的工作,也会作为后盾默默支持他的工作。对于孩子,张辉话语中充满了愧疚:“因为工作的原因,孩子大部分时间都是由家中老人帮忙照看的。”

    在监区内,我们见到了部分服刑人员正在民警的带领下挂灯笼、装彩灯、贴对联。“除了自己家,我最熟悉的地方就是监狱了。今年又在监狱里过年,已经习惯了。”

    除夕晚上,张辉陪家人做好年夜饭,装了满满一饭盒便告别家人回到监区继续值班。“每年过年都是这样,没有时间陪家人,都是匆匆做好年夜饭便急忙赶回去值班。家里长辈、妻子和孩子比较理解,都支持我的工作, 女儿小的时候会问爸爸为什么不和家人一起过年,但是现在如果节日期间我在家,她反而会感到奇怪。”

    用耐心爱心赢得认可

    工作中,张辉也会随时关注服刑人员的心理动态,及时为他们指点迷津、重拾信心。

    让张辉印象较为深刻的是在监狱内服刑的赵某,赵某从小缺乏家庭关爱,与父亲关系紧张,遇事冲动暴力,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经常与人打架斗殴,在监区成了一个难以教育转化的对象。在对赵某进行绘画治疗过程中,当看到他画的全部都是阴暗凶杀的场景时,张辉用心理学的专业知识对他进行了长达半年的心理疏导。运用重构社会支持系统的作法解开赵某的心结,用绘画艺术表达方式了解赵某内心的真实想法。鼓励赵某参加监区各类文体活动树立自信心,改善他与服刑人员的关系。根据赵某的爱好,张辉不断鼓励他培养健康的兴趣爱好,转移注意力。这些看似简单、普通的作法犹如春风化雨般滋润着赵某的心灵,洗涤着他思想上的污点,让他深切感受到温暖,感受到监狱对他的帮助。正如赵某所说:“从来没有人真正关心了解过我,就连我的家人接见也是说些堵心和埋怨的话。而张辉却把我当成一个平等的人来对待,我感到被尊重,被关注,内心更惭愧了。我以前的想法与做法都太偏激了,以后看我的行动吧!”。

    通过半年的谈话,赵某的心结被打开,放弃了过去一直以来的错误想法,特别是赵某的家人也接受了张辉的建议,开始鼓励和支持赵某,带着赏识的眼光看待他,传达家人之间的情感交流。这些做法极大地改善了赵某与家人的紧张关系,今年春节前他又画了一幅画,真实再现了他当下的心态:一幅充满阳光与温暖的家人团聚画面,反映了他心情平和,渴望与家人早日团聚的积极心态。

    张辉介绍,西宁监狱连续17年实现“四无”目标,在改造工作上,张辉也有自己的见解。他认真了解每一名服刑人员的个人情况,制定改造计划。在日常改造工作中,倾心对待服刑人员,定期找服刑人员谈心谈话,生活上时刻关心,让他们感受到关爱,逐渐地,服刑人员打心眼里接受认可了张辉。就在农历腊月二十九,还有一名去年刑满释放人员给张辉打来电话拜年问好。

    平平淡淡才是真

    当记者问及张辉自己对职业的看法时,他腼腆地说:“我最初学的是会计专业,却来到了监狱工作,工作第一天就接触服刑人员,从刚刚穿上警服那份满满的自豪感,到经历了数十年工作后感觉到越来越重的责任感,能够坚守这么多年,都源于对这份工作的热爱,源于对这份职业的认同感和自豪感。”

    虽然每一天的工作都是固定不变的,在外人看来枯燥无味,但张辉并不这样认为,他对改造工作的热爱完全发自内心:“作为一名监狱人民警察,我们没有抓过多少罪犯、破过多少大案,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但能帮助服刑人员重回社会,也算是一份成果。每当通过一次谈话排除一个潜在的危险时,我对自己的职业认同感就会上升一点。在这种平平淡淡的坚守中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追求,也是一件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