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青海长安网 > 法治青海

细解“工伤新规”

发布时间2014-09-22  来源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本站

“因工外出期间”是工作时间的一种特殊情况,较之一般工作时间存在较多不同理解。9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正式实施,规定明确了关于“因工外出期间”工伤认定的三种情形,但社会上对此规定仍有一些认识误区。法院审结的案例,可以加强读者对新规的理解。

      修理工外出定损受伤

      案情
      今年23岁的小李是一汽车修理厂的员工,平时主要负责和汽车维修有关的工作或受单位指派完成相关工作。2011年10月,小李随同事王某去保险公司办理定损理赔手续。定损期间,王某中途出去了一趟,由小李一人办理完毕。当天下午,两人一同返回公司,谁知途中遭遇车祸,小李腰椎被撞骨折。
      小李认为,其是为公司办事,所受伤害理应为工伤。为此,小李向当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但得到的答复却是不予认定工伤,理由是事发当天,小李的外出并未受到任何人指派,受伤时并非是在汽车修理厂内从事与汽车修理有关的工作内容。
      对此,小李觉得市人社局的决定有失偏颇,他虽是修理工,但单位忙的时候也会让他出去办理定损理赔手续,这点可以从出交通事故前做的理赔定损单内容可以得知其熟悉该项业务;其次按照常理,单位领导安排员工工作时不可能出具委托书,这让他如何自证清白?随后,小李向法院递交诉状,请求法院判决撤销上述工伤认定决定,认定其所受伤害为工伤。
      经法院审理查明,小李虽是汽修厂的机修工,但根据其和几个同事的陈述,定损理赔一般是由公司老板和王某负责,两人没空时会叫机修工去。因此办理定损理赔也包括在小李的工作职责中。小李受伤前的行为系为汽修厂的利益所为。综上,法院判决撤销市人社局作出的上述工伤认定决定。

      说法
      原告小李在单位从汽车修理和保养,事发之前也办理过定损理赔手续,其具体工作具有流动性和不确定性的特点,虽然外出定损不是车厂安排的任务,但是所做工作属同一业务范畴。其间,个人并未私自收取费用,也未做与工作无关的事情,小李的此种行为确与汽修厂的荣誉和利益相关,也就是与用工单位相关联,符合《规定》中“职工受因工作需要在工作场所以外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的活动期间”的条件,且小李是在履行工作职责,应当认定为工伤。

      外出参加会议在浴室跌倒

      案情
      2012年12月,刘某按公司要求前往南京参加一保险会议,会议为期两天。第一天下午,刘某开完会后回到宾馆休息。23时,刘某准备去洗澡。刘某回忆称,当时浴缸有点湿,进去后就准备洗澡,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顺势往后倒,自己下意识地用手去撑,结果导致右手受伤。事发后,刘某由其同事送往当地医院进行诊治。医院给出的诊断结论为:右手肱桡关节脱位、右肘关节撕脱性骨折。
      刘某认为,其是在公司的安排下前去开会,在公司安排的房间内洗澡摔伤属于因工外出期间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可以视同工伤,遂向当地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2013年2月,人社局认为其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14、15条规定的情形,决定刘某在上述时间、地点受到的伤害,不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于是,刘某向法院提起工伤认定的行政诉讼。
      案件审理过程中,法官对该案进行了协调。法官指出,因工外出期间的工伤认定应该具备以下两个条件:一是职工受用人单位的指派,以用人单位的名义外出工作。二是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和工作原因伤亡。由于因工外出期间的工作具有特殊性,因此,与工作有间接关系如休息、旅途等时间都是工作的延续,应认定为外出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原告刘某的情况就符合上述两个要素,应当认定为工伤。人社局同意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刘某撤诉。
 
       说法
     《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5项规定:“职工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当认定工伤。”由于因工外出期间的工作具有特殊性,因此,“外出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工作原因”可从字面上进行缩小解释和扩张解释。扩张解释将与外出工作有直接关系和间接关系都包含在“外出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工作原因”之内。
    《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中规定“应当认定工伤”不明确的,应当从宽使用。根据立法目的,该案适用扩张解释更符合我国宪法的基本精神。
                                                                                                      (来源\本网讯  文\ 陈坚 夏倩)




责任编辑:魏明霞